<fieldset id='t5xb9'></fieldset>

    <i id='t5xb9'><div id='t5xb9'><ins id='t5xb9'></ins></div></i>
    <acronym id='t5xb9'><em id='t5xb9'></em><td id='t5xb9'><div id='t5xb9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t5xb9'><big id='t5xb9'><big id='t5xb9'></big><legend id='t5xb9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<code id='t5xb9'><strong id='t5xb9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span id='t5xb9'></span>
        <i id='t5xb9'></i>

        1. <tr id='t5xb9'><strong id='t5xb9'></strong><small id='t5xb9'></small><button id='t5xb9'></button><li id='t5xb9'><noscript id='t5xb9'><big id='t5xb9'></big><dt id='t5xb9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t5xb9'><table id='t5xb9'><blockquote id='t5xb9'><tbody id='t5xb9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t5xb9'></u><kbd id='t5xb9'><kbd id='t5xb9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<dl id='t5xb9'></dl>
        3. <ins id='t5xb9'></ins>

          評彈活例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3

            爺爺曾經的一位同胞,七七事變前調到瞭毗鄰駐防師師部,專為幾個副官長開車。某天,爺爺幾個在姑蘇城裡閑逛,偶然在街邊遇見瞭他。夥伴重逢,噓寒問暖一番,大夥兒接著扯問,咋在這立著?

            那個夥計撓頭無奈:“嗨!陪著副師長聽戲(其實是蘇州評彈)。”“哦?”大傢感到驚奇,覺得周遭駐防的部隊大部分來自徽北,還有些是陜南的兵。大傢愛的無非是欣賞幾段曲腔宛美的黃梅調兒、再不濟扯吼幾嗓子秦腔,更還有苦咧咧擺嚎幾段兒河南梆子的。蘇州戲(評彈),還有本地也有的唱的滬劇直至越劇、粵調兒等等在這些兵們聽來,呢噥溫軟,像團棉花,又聽不大懂,聽著簡直是受罪。“可不麼,要不我咋出來上這兒立著。嘿嘿。”那兵說。

            過瞭幾天,爺爺又在同樣地點遇上瞭他。“哈哈!你們長官犯瞭戲癮啦!”“呵呵,顯點兒。”“他哪裡人?”“和我一樣,安徽的。”“愛聽蘇州戲?”“哪呀!”那夥計又開始使勁撓頭─“我見他擰眉毛忽閃眼睛的,顯是聽著不耐煩。”“呵呵,何苦受罪來哉!”“可不是嘛!”

            爺爺當時和他揮手作別,再見面卻是大半年以後瞭。

            那天甫一照面,沒來及寒暄,那個夥計就把爺爺拉過來低瞭聲嗓:“老兄,你信不信,世上竟然有這麼奇的事哩!”咋?“那兵娓娓道來……

            原來,看戲的那位副師長,大半年以前就開始被一個夢困擾。在夢裡,自己過世不到一年的小叔強拉自己去看戲。並且這樣內容的夢一做就是很長時間,反反復復。夢裡小叔隻講一句話:看看、看看,仔細看看。

            副師長很納悶兒,自己小叔雖然年紀不大(比自己還小一歲)就死瞭,可他不是橫死,是病瞭很長時間才歿的。他人很善良,小嬸對他照顧也很周全,不可能是有人害瞭他,冤魂托夢來的。

            可納悶歸納悶,這夢還是時不時趁夜寐撞入腦海。副師長急瞭,決定就近找出戲,到底要鑒看鑒看裡面有啥端巧。

            離駐地最近隻有一傢唱評彈的,隻好先去那看看。

            看瞭幾十出,頗耐性子,頭都聽得大大的,也沒理出個頭緒,茶水倒灌瞭不知多少碗,這位官長最後坐不住瞭,決定聽完最末一折,就讓那該死的夢見鬼去。他上過幾天洋學堂,知道夢這東西有時啥也不意味著,晝有所思罷瞭。

            就在踏出館子的那一刻,他瞥瞭幾眼門邊的”梗概“(評彈曲目內容簡介,可能為瞭方便一些北方來的聽不懂吳越方言的人們設置的),其中有段《孫四娘殺夫》,這段內容他大略知道,鼓吹的是封建社會婦道名節啥的。講一婦女與人私通,謀殺瞭自己丈夫,最後事敗,身受剮刑的事。其中有段描繪特別陰慘:該婦女為瞭掩人耳目,用一根細長銅釘楔入其夫頭頂,致其身死,後細細挽起其發髻殮殯,以致陰謀竟許久沒被人們覺察。

            副師長皺皺眉,舒口氣,心裡不喜不悲,理理情緒也沒啥別的感覺,於是扭身走瞭。

            不久,老傢有人捎信來,說副師長的老父快不行瞭,讓他即刻回傢或可睹大人最後一面。他急忙請假往傢奔,到傢老頭兒已入彌留。在他遽悲呼喚之下,老父翻眼皮瞅閃一眼,撒手馭鶴去瞭。

            其後,自然該孝子極盡人悲,撫梓披麻。不在話下。

            這天,幾個本傢長輩在靈柩前忽然談起,說該就著先兄入葬,把祖墳裡幾座汪瞭幾塊水窪、起瞭幾泡螞蟻的墳塋修一修,大不瞭再花銷一筆,多添個道場。

            長輩發話瞭,侄男女怎敢不維,立刻請人動作。到瞭墳地一看,比老人們說的還嚴重,尤其近起的小叔的墳,當初就填土不實,加之近日雨泡,快成窪地瞭。大傢覺得經由水蟻的陰宅恐礙後生,還是遷一遷的好。一拍即合。

            新葬,故遷,一大傢子戚戚哀哀。

            待大傢開始動手遷移副師長小叔的墳時,剛刨幾下,棺槨就露出來瞭。遮上黑佈幔,焚燒幾炷香,灑祭三杯酒,人們開始起出棺材。旁邊請來的和尚道士們把大悲咒、黃粱懺齊念,鐃鈸齊響;另請的本地土樂也吹打出鳳還巢、岐山隱,嗚嗚啦啦,一時好不熱鬧。

            副師長並不關心這些,一個人怔怔出神,想起和小叔在一起的時光,心裡酸酸的。

            可能棺材入土不深,又被水沁過,固定棺蓋的兩排長釘都銹蝕得不輕。上下一折騰,棺蓋竟然開瞭,露出瞭屍骨,人們一片驚呼。副師長當兵的,不忌諱,躍步上前扶住。閃眼看,小叔屍身頭上毛發早已落盡,光禿禿一片。

            這時,就像打瞭一道厲閃,他的心裡驟然想起評彈”梗概“裡的那段話故,手竟不自覺伸進棺材,指頭肚沿著骷髏頭頂摩挲……

            就像福至心靈,他的手指肚突然蹭到瞭啥東西。他反復蹭摩幾下沒弄掉,顯然是附在頭骨上的。於是他改用指甲掐住往外摳—那個東西竟是長長的。把它徐徐拔出,他的心陰鬱得竟像是在慢慢往下沉,直到沉到不能再向底而被湧起的憤恨代替─一跟三寸來長的金針,被他從小叔屍體頭骨上拔出,赫然展示在一幹親眾眼前。大傢驚得目瞪口呆。在他眼角餘光裡,小嬸匹然倒下,像被抽去瞭脊骨……

            後來事情查明白瞭,小叔是被人害死的,兇手就是其妻,我們主人公的那位小嬸。

            劇情承繼古、俗,奸情傷命,述之無味。不過兇手的手段堪稱極其隱蔽,完勝評彈”梗概“裡的活例。

            原來那小嬸勾搭的奸夫早年當過銀樓首飾店夥計,有一手打造金銀器的好手藝,後來還學過中醫,他就是利用自傢這兩手特長做的案。先用金皮細心打制瞭一根中空細針,將蟾酥(一種中藥,由蟾蜍身上提出,有毒)小心灌進去,針頭小孔用蜂蠟暫時封閉。借著為副師長小叔看病的機會,將針沒根刺入他的頭頂百會穴。真金既阻氣凝血,又加上蜂蠟漸化蟾酥緩緩溢出,讓其足足經受瞭三年多頭痛折磨,最後神志錯亂,慘酷身亡。如此,給瞭人們一個緩疾終焉的假象。